驯鹿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进来,欣赏北国秋天的盛景 [复制链接]

1#
治疗白癜风的小偏方有哪些 https://m.39.net/pf/a_4698007.html

秋天,是最适合自驾游的季节。当别人还在甘肃、青海扎堆堵车的时候,有的人已经开着车一路向北,找到了中国最早的秋天。

9月的南方还挣扎在高温之中,北国的秋天已经悄然来临。蓝天白云下,金黄、橙红和碧绿的植被交织错乱,河水蜿蜒,澄澈见底,映照着秋色,从高处望去宛如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。

笔挺的白桦林静静矗立,宽大的叶片在秋风中窸窣摇摆,摇曳间恍若泛起了粼粼波光;大片的落叶松笼罩在秋日暖阳中,金黄的针叶随风微动,细碎光影洒落林间。

最美的莫过于清晨和黄昏时刻,远远望去,缓缓流转的日光仿佛给整个山林都镀上了一层暖金色。

这里是大兴安岭,北国最美的秋天,从这里开始。

北国第一抹秋色,

在大兴安岭的森林里

森林,是大兴安岭的第一个关键词,也是它的灵魂所在。

这第一抹秋色,便落在大兴安岭最北端的寒温带针叶林,也是中国唯二的寒温带针叶林。

寒温带针叶林从大兴安岭最北端出发,一直延续到了内蒙古呼伦贝尔。作为中国跨越纬度最多的山脉,大兴安岭从北纬53.56°一路绵延到了北纬43.03°,近乎南北的走向,也让整条山脉的北段、中段和南端,都有着不同的热量分布,这也让森林的结构由北向南逐渐变得复杂和多样。

大兴安岭的森林结构非常复杂/图虫创意

寒温带针叶林是大兴安岭森林的主体,而兴安落叶松则是这片森林绝对的优势树种。

在金秋温暖阳光的照射下,针叶由碧绿转为金黄,一派明媚而鲜艳的风情。穿行其中,松树高耸入云,暖煦的阳光从叶片间落下,洒下流转的光影。微风一起,松涛声阵阵悠长,松林香沁人心脾。因为针叶稀疏,透光条件好,这种落叶松林也被称作明亮针叶林,比起分布于北美洲的暗针叶林要明媚许多。

谁不想来一次穿行森林的旅行呢/视觉中国

位于大兴安岭北段,北纬51°区内的内蒙古莫尔道嘎国家森林公园,保存着中国最大的一片寒温带明亮针叶林原始林,这里也是中国最大的国家森林公园。漫步其中,便能感受到北境森林特有的气质。

由于夏季温湿,冬季寒冷漫长,大兴安岭的寒温带针叶林群落结构十分简单,只有简单的乔木层、灌木层、草木层和苔原层。

与兴安落叶松相伴而生的灌木层中,生长着一种我们很熟悉的浆果——蓝莓。这种被称为“北极蓝莓”的小果子,已经成为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。八月中旬是蓝莓成熟的季节,运气好的话,秋季的9-10月还能赶上蓝莓季节的尾巴,在森林间漫步的同时,感受一把采摘蓝莓的乐趣。

大兴安岭蓝莓/视觉中国

除此之外,兴安杜鹃、杜香、越桔、山刺玫、兴安茶藨子等灌木,也在秋意中染上了金色,与高大的落叶松、樟子松、白桦林,以及林间的野果、苔原上的野花野草,绘成了一幅错落有致的秋景图。

沿着纬度线往南拓展,大兴安岭的森林有了新的变化。

从莫尔道嘎继续往南拓展,额尔古纳河滋养的额尔古纳,让阔叶树有了更多的发挥之地。它们开始占据林地的上风,形成了以白桦、山杨等阔叶树为主,兴安落叶松间杂生长的针阔混交林。原始针叶林和针阔混叶林的交杂,让整个山林有了更加丰富的层次。

尤其是白桦,更成为了这里的主角。多晴天、昼夜温差大的北国秋日,让白桦叶片中的叶绿素迅速分解,花青素大量积累,明亮的橙黄色染透大片山林。一望无际的古胡杨林,挺拔的白桦林、茂密的山杨林,织就了一幅色彩更加丰富,层次更加鲜明的华美画卷。

白桦林风光/视觉中国

在这里的山林中,还栖息着一群驼鹿。它们是世界上最大的鹿科动物,额尔古纳的原始针叶林和针阔混交林就是它们最好的家园。

继续往南,森林就不再是完整的森林,而是草原与森林的结合体。

内蒙古赛罕乌拉国家自然保护区,是大兴安岭南段的典型生态。在这里,阔叶树继续抢占地盘,形成了典型的东亚阔叶林与温带针叶林交错。不仅如此,草原也开始出现,与森林镶嵌分布,湿地如明珠缀入其间。各种景观的交错分布,比起北段的寒温带针叶林,多了几分灵动的生机。

农田秋色/视觉中国

在赛罕乌拉,还形成了十分独特的沙地疏林景观,尽管它已经称不上森林,但秋日也有着别样的风情。不同的树木在秋风的吹拂下变成黄色、橙色、红色,从高处俯瞰,整个区域既像是一块精心织就的彩色地毯,也像是谁无意间大撒的调料盘。

抵达大兴安岭的最南端,森林便已进入尾声。干旱的河谷无法孕育大片茂密的森林,只剩下零星的丛林将色彩交给草原。

万千变幻的水,

为大兴安岭带来N种美

如果没有充沛的水源,哪里孕育得起丰饶的森林?

千万年前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,让大兴安岭从海底隆起,还形成额尔古纳河、黑龙江、嫩江、松花江等诸多褶皱,它们成为了大地上运输水分和养料的血管,塑造了大兴安岭乃至整个北方地区的血肉。

水,造就了森林,而森林又反过来了成就了水。大兴安岭是整个东北地区十分重要的水源涵养地,黑龙江及嫩江两大水系,润泽着整个东北地区。在大兴安岭,“水”有无限丰富的表达形式。

当水,遇上了平坦的草原,便形成了河湾和湿地。

江边落日/图虫创意

大兴安岭的最北部,起伏的地势让河流的奔腾显得格外有气势。水流强劲的冲刷,也促成了地面上一个个河湾。

国境最北端,中俄交界处,奔腾的黑龙江江面在悬崖峭壁的阻隔下,回流急转,在地面画出了一个神奇的Ω形河湾。登高远眺,飞奔而来的江水,在脚下骤然转弯,而后朝着远方奔流而去,消失在了天边。唯留下中央的岛屿,在阳光的映照下,镶上一圈金色——这就是龙江第一湾。

龙江第一湾秋景/视觉中国

随着江河流到了下游平坦的地带,江湾就成了湿地。

在大兴安岭东部林区,伊勒呼里山南麓,嫩江的源头,嫩江最北最远的支流南瓮河正缓慢流淌。它曲折地在地面画出蜿蜒的轨迹,一副千回百转,万千徘徊的温柔姿态。

河流造就了这里独特的岛状林,大地被分割出一个个小块,森林点缀其间,宛如地面镶嵌的宝石。

独特的岛状林/图虫创意

而在大兴安岭西北麓的内蒙古额尔古纳,额尔古纳河和来自森林高山区域的直流根河、得布尔干河和哈乌尔河交汇,形成了一片丰饶的三角洲,这就是被誉为亚洲最美湿地的额尔古纳湿地。

绵延的河漫滩上,蓬勃生长着柳灌丛、盐碱草地等植被,如星子般散落的水泡子,让生灵有了更多去处。水、树木、动物的结合,造就了这片亚洲面积最大、物种最丰富、保存最完好的木本湿地系统。

在这里,湿地、草原和森林的三大生态系统巧妙融合,成为了大兴安岭向呼伦贝尔草原的完美过渡。

大兴安岭湿地风光/图虫创意

丰富的生态系统让大兴安岭成为南飞候鸟的港湾,约有万只鸟类在这迁徙停留、繁殖栖息,其中还有濒危的丹顶鹤和鸿雁。每年春秋季节,候鸟们都会从这里开启浩浩荡荡的迁徙之旅,场面十分壮观。

河边飞舞的丹顶鹤/视觉中国

从额尔古纳河出发,继续往南,抵达阿尔山地区。水,又有了新的面貌——火山堰塞湖和温泉。

大兴安岭的中段坐落着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,几十万年前频繁的火山喷发,让火山喷出物在喷火口形成的环状阻隔,造就了一个完美的椭圆凹坑。持续多年的降雨积水,终于形成了如今的阿尔山天池。

大片的原始森林,缱绻地围绕着天池,氤氲的云雾经年不散。清澈的水中,倒映着天与云,山与林,是森林中的一汪柔情。一年四季,这片池子都有着别样的风情。

这里有独特的火山地貌/图虫创意

若是从高处俯瞰,深不可测的阿尔山天池就像一滴晶莹的泪水,恍然间滑落天际,被森林妥善珍藏。

天池秋景/视觉中国

源源不断散发的地热,还在阿尔山造就了大量温泉和神奇的不冻河。当哈拉哈河流经阿尔山时,充沛的地热让河流变得温暖。即便进入深冬,周遭覆盖上厚厚的雪被,不冻河依然能够自由地奔腾,甚至还散发出阵阵热气。零下40多摄氏度的气温下,河流也不会封冻。

不冻河风光/视觉中国

当充沛的水汽蒸腾到空中,遇上了凛冽的风,便成了洁白的雪。

在大兴安岭地区,最早的雪9月就能够降临。但是真正壮观的雪景,还是要等到严冬。

大片大片的雪花将整个大兴安岭都染成洁白,远处小山村的炊烟在冬日余晖的掩映下,和白雪皑皑的落叶松林浑然一体。林海雪原冷峻壮丽的景色时刻在提醒着你,这里是北国,中国的最北端。

北方文明发源地之一,

孕育独特风情

充沛的水和丰饶的土地,既造就了壮美的山林草原,更孕育了北方地区的繁荣文明。

在距今3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,已经有古人类在大兴安岭地区活动。对中国古代史影响深刻,建立了北魏王朝、大辽、金朝、大清等的拓跋鲜卑人、契丹人和女真人等北方少数民族,皆是起源于此。

作为农耕区和畜牧区的分界线,千年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的碰撞与交融,也在大兴安岭遗留下了许多文明古迹。古遗址、古洞穴、岩画、古墓葬间,在欣赏完壮美的自然风情后,你还能大兴安岭追溯北方文明的起源,探寻千万年间的人类文明发展的足迹。

岩画/视觉中国

大兴安岭,是北方文明的发源地之一。而这里,也是最容易被遗忘的少数民族地区。

时至今日,大兴安岭地区仍然是北方少数民族的主要聚集地,生活着蒙古、鄂伦春、达斡尔和鄂温克等24个民族,其中有些仍然保持着自己的民族语言和民俗风情。

鄂伦春人世代生活在大小兴安岭。过去他们一直在茫茫林海中过游猎生活,以兽肉为食,以兽皮为衣。而森林中常见的桦树,也成为了鄂伦春人的重要物资——桦皮可以做成船,成为渔猎的重要交通工具;还可以做成各种日用品,满足鄂伦春人日常的需求。鄂伦春人甚至会在春季的五六月份,在桦树根部砍一个小口,提取清澈甘甜的桦树浆作为饮料。

新中国成立后,鄂伦春人逐渐定居下来,不再以游猎为生。但过去的文化掠影,还隐藏在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中。

鄂伦春族的撮罗子/视觉中国

曾经为了狩猎而练就的骑马本事,如今却成了鄂伦春人护林的好法子,帮助他们更好地守护这片山林。而桦皮制作的工艺以及狍皮手工技艺等等特色的技艺,也已经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,不仅被保存下来,更将被传承下去。你甚至可以在街边买一个手工制作的桦皮盒,感受游猎民族的风情。

同样居住在大兴安岭深处的使鹿鄂温克人,依然坚守着一些民族传统。他们是鄂温克族的一支,却不同于大部分鄂温克族人以畜牧为生的生活方式,而是过着驯鹿狩猎的别样生活。

他们被称为中国最后的驯鹿部落,过去生活在茫茫林海中,代代传承着独特的驯鹿文化。如今他们搬出森林,居住在被誉为中国冷极的根河地区,用另一种方式延续着祖辈的习俗。

他们饲养的驯鹿,是全球地理纬度最低,分布最靠南端的驯鹿种群。在驯鹿村,你不仅可以与这群雪国精灵紧密接触,还能近距离感受到使鹿鄂温克人独特的驯鹿文化。

林中的驯鹿/视觉中国

独特的地理位置,也为现代的大兴安岭带来了独特的文化。

在最北端的漠河北极村,有着一种特殊的夏至北极光节。因为非常接近北纬六十度的地球高纬度带和北极圈,这里是中国境内唯一能看到极昼和北极光的地区,堪称中国的“小北极”。每年夏至这一天,北极村的人们,早早便会来到黑龙井边,点起篝火,边跳舞边等待北极光的出现。

北极村极昼街/视觉中国

在大兴安岭,大自然与人类文明,碰撞出了奇景和独特的文化。在连绵的森林中寻访北境的秋,在河流、湿地和冰雪之中,领略水的变换,从生活在大兴安岭的人身上,感受一种来自北境的赤诚与热情。

大兴安岭的美是厚重的,这里有叶黄叶落,也有候鸟南飞,北方民族在这里生长,又在这里沉默。无论四季和生命如何轮回,不变的是莽莽林海,日出日落。

起伏的群山,斑斓的密林,还有河流、湿地与湖泊与之为伴,大兴安岭,装满了整个秋天的美。

受够了疫情居家的日子,但又没法说走就走,不用担心,打开手机,就能跟大兴安岭的秋天来一场浪漫的邂逅。

创作不易,觉得好的朋友,帮忙点下赞哦,感谢您的举手之劳!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